首页 > 科幻小说 >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>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盗墓与危险二
    第三十一章? 盗墓与危险二

    话说棺木中的所有东西可呈现在了众人的眼中,金银珠宝是有的,青铜器皿也存在的,该干嘛了?

    随着包裹口袋从马匹身上卸下,就是一个动作了装财宝了,当然还是需要说话分工的,大量的墓中物该如何分装啊!

    已经盗墓成功了,盗墓工具一时是可以丢弃一些了,这是一时最好时办法了,一方面可以减少马匹的负重,一方面可以减少目标性,以便通行的方便之!

    一切尽在掌控中了,众人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了,开始动手分装了,墓内的金银财宝是小形态的,装于麻袋中是不显山露水的,青铜器皿的形态可大了去了,大多是以空心的编钟酒器皿为主,更大形态的铜鼎还有一二只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一入麻袋可不得不了,装工具的麻袋一时呈现了圆滚状,真是一眼可见了,很明显的就是众人有了收获,在山中盗墓成功了。

    在特定历史时期,盗墓队伍人员可以说干其它行业的行走于各个国家,只要不携带大量物资是可以畅行无阻的,是不受限的。

    一旦盗墓成功要是携大量金银财宝古物行走的,还是有危险的,这里可不止有各国不良关卡的查验还有土匪路霸啊!

    众人在积极的分装着,萧雅轩看着众人手中之麻袋在不断的隆起,其有了不详的预感,要是这样的行走于道路上,特别是如何过横路村的村民及山下的盗墓队伍之,这样肯定是不行的,一定会不安全的。

    萧雅轩意识到了就得说啊,因为一旦众人被拦截了,为了财宝很可能会发生征战,众位兄弟那个是能人啊,这只是一方面,就是自己出手了,还不是得有伤亡吗?

    为了贪欲是不值得的啊,众人有所得就好,再说墓内的金银财宝是不少的了,已经足够众人家人们过上不缺钱财的生活了,何乐而不为哪,何必要为了那些不能及时变现的青铜器而产生不必要的麻烦哪?

    萧雅轩不时大声的说话了,“众位哥哥们,先不要在往麻袋中分装了,先别装了,听我先说两句,说两句好不好?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了萧雅轩的喊话,这时候可谓是已经将地面上的东西收装完毕了,手也能停下了,于是纷纷的看向了萧雅轩,看向了队伍中唯一的小妹妹,龙飞能干什么,当然是一同看之了!

    萧雅轩看众人都看向了自己,于是道:“哥哥们啊,现在您们看看麻袋吧,多个麻袋已经满满的了,特别是分装青铜器的麻袋,您们发现了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们认为就这样的行走几日,我们能安安全全的回到三界山吗?能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晌午以过,如果我们就这样的返回排房处,不遇上盗墓帮派还好,要是遇上了,他们能看不出来我们麻袋内的东西吗?我认为不能,一定会认出的,结果谁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还能会怎样,可能就是无畏的疯抢之,我们人数太少了,谁会武,谁不怕死,那些盗墓队伍中的人一定会有为了财宝而不怕死的,到那时我们会怎样,一定会妥协让步的,妥协让步就意味着一无所有了,信不信哥哥们!”

    “哥哥们啊,如果信妹妹的,现在我们就放弃青铜器皿,我们只要金银财宝就够了,足够了,在说日后我们还会有机会的,如果日后就我们一支盗墓队伍进那座山中发现了财宝之,是可以全部收藏收拿的,这次真的不行啊?”

    “话说就是一会不遇上盗墓队伍,我们想出山也必须要通过横路村,哥哥们可想了没有啊,为什么偏偏在出山的必竟之路上有了这么一个村子,这村子的村民很像是守山的,山是白守的吗?请相信我的话吧!”

    萧雅轩的话刚落,兄弟中的王道合接话道:“盗墓平本事,我们有命啊,有天帮才有了机缘,青铜器可是很有价值的,不能丢啊,山下有村民,他们的目的不就是设卡吗?我们买道就完了,还能怎样,还能要命不成!”

    王道合的话音未落,不时又有兄弟发话了,“雅轩妹妹,我认为王道合说的对,这财是天赐的,我们不费吹灰之力而得,一定是有道理的,这青铜器如果不运回三界山中真是太可惜了,干嘛要放弃之啊?”

    “一会我们可以马不停蹄的直接催马下山啊,直奔我西夏边境,”这话一出附合的人更多了,特别是新入墓帮的几位兄弟!

    萧雅轩的话遭到了众人的反对之,可心中实在是太担心了,预感太强烈了,再次开口道:“哥哥们啊,这次就听我的吧,盗墓是有风险的,安全才是第一得啊?”

    王道合这时道:“萧妹妹啊,你与龙飞兄弟是不是不要青铜器皿了,好,不拿不要,那我要,你们的那份青铜器我放于我的马上,我拿行不行,我要!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了这里,听到了王道合说出的话当然是有了反感,何清歇刚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萧雅轩马上道:“好,好,妹妹我及哥哥的青铜器皿不要了,不拿了,谁拿归谁,金银足够了!”

    王道合道:“好,我拿,我要!”

    众人一时真就没有动手之,只有王道合又开始动手了,开装了!

    萧雅轩见众人是没有装拿自己及哥哥的那份青铜器皿,可也没有卸下马匹袋子里的青铜器皿啊,这样是不行的啊,于是再次开始劝说哥哥们了。

    何清歇等众人最后经不起萧雅轩的劝说,只能将麻袋内的青铜器皿放弃之,马匹背上一下子就不显山不露水了,工具放弃之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只有王道合及其内家兄弟的马匹上还有青铜器皿之,当然是撑的麻袋鼓鼓的了!

    这出山的一路上暂时还真没有遇上盗墓队伍收工的,众人催马直奔横路村方向而去了!

    有预感的人你说神不神,预感是灵验的,其实那是那回事,预感也是要有阅历经验的,是脑细胞的回路罢了,不是吗?

    众人的马匹刚一进横路村,可就有村民拦路了,马匹到了横路村内想飞奔是不可能的,遇想是飞奔。

    众人要是认定了或出危险了还是可能的,现在目前是不能确定一会会发生什么,墓帮兄弟们能不顾一切的向村外催马吗?当然不能了!

    横路村村民可是有明确分工的,可有专门负责拦截墓帮队伍的,你看墓帮队伍进入时是夹道欢迎着,是提供了合理的食物及住处之,那是表相罢了!

    六七个无业游民似的村民可把路拦上了,说是聊问关心众人情况,其实就是打探查验之,明眼人已经看出了有两匹马马背上有了可疑之物!

    村民在与众人闲聊时已经有人拿铁质铁锹触碰麻袋了,这一触碰就有了感知。

    众人是没有下马的,因为已经商量好了,一旦有以外就集体催马之,所以导致了路上的横路村村民很容易的就接触到了青铜器,不时有人拿刀划麻袋了,这样一来青铜器可就显现了!

    何清歇萧雅轩等众人知道一定是走不好走了,更知道再停留下去更不利了,萧雅轩一声喊,“哥哥们走了,快走了!”

    众人心中都是有数的,纷纷开始踹马拍马了,马匹自然向前奔跑之。

    这时村路上是时时有村民的,众人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及无辜,只能分先后的大喊大叫了。

    没有守道任务的村民当然是不知情了,只能纷纷的躲避之,有任务的村民开始集结的集结,拦路的拦路。

    横路村建村时是依路而建,这就导致了村落的延长性,在众人快要冲出横路村时,村口已经有拦马桩及横路障碍了!

    众人在想催马直接而过是不可能了,众兄弟们当中只有龙飞是会些武功的,萧雅轩太知道不过了,于是不得不大喊之,哥哥快下马,清除路障啊。

    龙飞是知道萧雅轩在叫谁,马上下马抡起板斧奔向了看守路障的村民之,何清歇是众人的大哥,虽然不会武功,其也下马加入了清路障的行动中。

    萧雅轩在这时已经为众人断后了,在隐蔽中挥动手臂了,手掌开始发光了,一道道阳气之光发出了,奔向了追赶过来的村民之。

    白光在白天阳光下是相对隐蔽的,在与众人接触的瞬间,村民们当然立即感知到了身体上一些部位的灼热感,接触点已经被灼伤了,起大水泡了,想与龙飞兄弟们接触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路障因有龙飞在,龙飞年龄虽不大可力量是不逊色的,板斧被其抡圆了,村民非武林高手,很快就有了受伤之人,谁人不爱生命啊,谁人傻啊,有的村民已经开始不战而退了,路障是清除了,何清歇这时身上也出现了两处不重的刀伤,流点血是太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众人可谓是在混乱中催马奔出了横路村,横路村村民因发现了追赶过程中的各异与不对,只好一时放弃之了。

    萧雅轩及龙飞是有心里素质的,在马匹上是无所谓,很快平复了情绪上的紧张,摆脱了村民追赶的众兄弟大多已经开始在马匹上打嘚瑟了,情绪看来得要一时半刻了!

    还好只有何清歇受伤了,众人到了一处无人安全之地,萧雅轩自然是借为其上药之际,施法为何清歇止血促细胞生长了!

    几日后众人是看到了西夏国边境,看到了三界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