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科幻小说 >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娘娘庙与墓帮一
    第二十六章?? 娘娘庙与墓帮一

    众人有了盗墓成果后是一路兼程的赶往了西夏国,劳累程度就不用多说的,必竟马匹上有了大量的金银财宝及青铜器皿,真是怕三五天的路程上出意外啊!

    累归累,众人的心态是好的,安全了,安全了,三界山在眼前了,每个人是将心放在了肚子里,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发财了。

    茅草屋及院落中可谓是人满马满了,天还没有放亮哪,金银财宝是不能放屋外的,可谓是被一一请入到了屋内。

    这时的众人有的就是困意了,都一声不知的找寻地方就倒了,这也就是秋季时分,什么地啊,床啊的,先动手的是有床的,后下手的自然只能将马匹上的铺盖卷取之了,席地而睡了!

    萧雅轩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中,内心是理解的,几天来众人确实是没有得到好好的歇息及饮食之,真是难为这些哥哥们了!

    其也是有些累的,可家中一时是没有新鲜食肉的,为了鼓励众人,为了犒劳一下哥哥们其只能不辞辛苦的走出了茅草屋,走出了院落,飞身奔向了三界山的深处,干什么去了?

    打猎呗,为众位哥哥准备早餐及日后的食物之!

    三五小时转眼间过去了,天亮了,山中的鸟已经飞舞鸣叫了。

    萧雅轩是在一个人忙碌着,一锅香香的鹿肉可熟了, 众人随着萧雅轩的叫喊声是分先后的清醒了过来,伸懒腰过后就是起床离地了。

    崭新的一天开始了,众人是到家了没有错,可后续事情是有很多要商议的,必竟现在众人是一体的了,是一个帮派的了。

    更主要的是现在有了共同的财富,这财富是就地分之啊,还是如何管理之,是都需要共议的,是必须要有统一说法结论的!

    众人洗漱过后,一时是没有研究的时间之,吃肉才是硬道理,肉的香气可谓是让众人的胃口大开,一锅的鹿肉啊,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就见锅底了。

    吃的萧雅轩是目瞪口呆啊,其差一点就忘记了自己已经变成了人,差一点就出现条件反射,差一点其看着众人的吃相就把自己的舌头伸出嘴之,舔鼻子尖之!

    众人是觉也睡了肉也吃了,该研究正事了,帮派是必须要有大哥的,大哥还是大哥。

    何清歇的大哥位置是没有人质疑的,龙飞及萧雅轩只能处于老么的位置上了,谁让其二人岁数最小哪!

    众议开始了,因盗墓之成功,墓中的一部分金银在当时是可以流通的,珠宝及青铜器是非流通品是需要变现的,变现起来是不容易的,一时只能共存共管之,就算作墓帮的共同财产之!

    墓帮中现在是足足的十人了,现在是有了集体财产之,帮派也该是有正规人员职能之时了,非随意的让谁管理吃喝之银两之时!

    因龙飞萧雅轩及王道合是相对后进入地痞兄弟中的,相对对地痞兄弟们还是不知根知底的,导致了推选帮派大总管的无发言权。

    何清歇是大哥也是最了解其每一位兄弟的,其是最有发言权的。

    话说道了这里,何清歇知道帮派大总管是以后掌控帮派财产及一切繁杂事物之人,相当于了墓帮兄弟们的心脏之。

    其思来想去后向大家推选了一位兄弟,这个人叫兰付贤,当然何清歇在随后是要向所有兄弟说明推选理由的。

    这是墓帮刚刚开始,以后如果次次盗墓成功那财产多了去了,说让一个人管理是正确的,为什么都要信一个人啊,都要信兰付贤啊?

    何清歇接着道:“咱们的兄弟兰付贤从小是多病缠身,可以说是一个病秧子,上已经没有高堂,身旁没有妻儿,众兄弟对其都是格外的关照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生性胆小怕事,但内心知道感恩,办事细致,在柴草巷内的帐就是其一人管理之,大量的钱财对于其来说一定是没有兄弟们的感情重要,所以我信他。”

    不时原柴草巷内的地痞兄弟们也发表了推荐之,一致认为大哥何清歇推选的有道理,众人是信服的!

    龙飞萧雅轩及王道合听到了这里能说什么啊,当然是信之了!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一些小方面的分工了,所有人都有了主要的职能之。

    茅草屋内的议论定事是和谐的,下一步是什么,大总管已经有了,兰付贤不时道:“众位哥哥兄弟们,我现在是帮中大总管了,兄弟们能信任我我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我可就有要求了,因地面上已经有了我们兄弟的共有财产,有财产就得有归放财产的地方啊,而且其地方不但要安全还得秘密之,这是我的第一要求!”

    “我的第二要求就是,我管的可是兄弟们的共同财产及杂物事,请兄弟以后多多帮助与支持,如那位有大事需要动用共同财产之事,请告诉我,我个人做不了主的会及时的通告大家,共同商议之,? 我自己能说的算的我无二话之,一定给予方便协调之,谢谢兄弟们能给予支持与理解!”

    兰付贤的话是说完了,话语间已经说得在明白不过了,谈吐间透彻的说明了其作为大总管的职责及立场,话语间也给大家布置了任务,而且是需要马上就实施的,就是秘密财产存放库房了!

    龙飞这时接话了,道:“众位哥哥小弟有话要说,我们能寻墓盗墓成功,大家可想过为什么啊,哥哥们是书啊,是书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书可出自于山庙内,是庙中的神灵在保佑着我们(古代人皆向神向道,龙飞也不例外啊),我们现在有能力了,我想我们是否可以重修庙堂啊,以求神灵保佑我们及家族生生世世!”

    “兰大哥不是要我们选地建宝库吗?我们完全可以借修庙宇之时,在庙宇一定范围内修宝库之,我想一定是保密的,一定是安全的!”

    龙飞的话一出,可引起了众人的众议,当然龙飞的话是有个人精神层面色彩的,议论话题一出,一时间牵扯的方面太多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建庙宇了,是必须要有自己人管理的,谁人来管理,如何管理,因为建庙宇与宝库是有关联的,众人以后盗得金银财宝后是要经常出入于庙宇的,所以庙宇必须是要自己人的!

    再就是通过了一次的盗墓成功,盗的可是帝王墓啊,现地面之财宝真是足够十余百姓家一辈子维持生计的了,是否慢慢选择别的行业之!

    议论在继续,话题在扩大着,众兄弟中可有了太多的不同意见,不盗墓众人已经无路可走了,就是建了庙宇,庙宇是能有香客,那香客的钱是多是少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众人的现实身份地位已经很明显了,有孩子的当然为孩子考虑了,谁不想能多多的为孩子积累学习考功名的钱财啊,钱财在特殊历史背景下是功名的强力支柱啊!

    时间飞转晌午以过,最后的议论结果就是现如今一切行为以盗墓为主,庙宇正常修建为了掩护宝库之,众兄弟及家人整体迁移出京都城,入三界山寺庙前建房屋居住。

    因为众人家的家人在京都城内已经属于最低层的百姓了,何苦受苦受罪受排挤哪?

    一旦都搬出了,兄弟们的家就都在一起了,不但相互有了照应,众人必定是前往各国盗墓之,是有危险系数的,家人们在一起未尝不是最好的选择之!

    三界山距离京都城近在咫尺,物资买卖是不成问题的,可谓是议论得相当的全面了,连家人们入住了三界山中,以后干什么都想的妥妥的。

    龙飞听到了众人的决议后,当然是高兴的,因为他早有了自己的各异想法,过些时日就有兄弟们的家人入住三界山了,有人了就好,就好!